我用一生 来思索一个问题 年轻时如羞涩的蓓蕾 无法启口

我用一生
来思索一个问题
年轻时如羞涩的蓓蕾
无法启口
等花满枝丫
却又别离
而今夜相见
却又碍着你我的白发
可笑啊不幸的我
终于要用一生
来思索一个问题
—— 《无怨的青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