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

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
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
在绿树白花的篱前
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
而沧桑的二十年后
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
微风拂过时
便化作满园的郁香
—— 《七里香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