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那样的年轻,总以为这些时刻是本来就会出现的,是我该享

当时那样的年轻,总以为这些时刻是本来就会出现的,是我该享有的,心里的感动只是因为它们出奇的美丽而已。却一点也没想到,能有那样的一个晚上,能在初春的季节来到那样高的一座山上,能有那样一大片郁郁苍苍的林木,能有那样一种清清朗朗的月光,实在是一种人间稀有的偶合,一场永不会再重现的梦境。 —— 《槭树下的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