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,原来世间一切都可伤人。改变可以伤人,不变却也可以伤

原来,原来世间一切都可伤人。改变可以伤人,不变却也可以伤人。所有的一切都要怪那颗固执的怎样也不肯忘记的心。原来,年轻的时候感觉到的那种不舍,那种对造物安排的无奈,在二十年后,竟然又重新而且非常强烈的来到心中。尽管周遭有些事物确然已经改变了,尽管有许多线索与痕迹都已经消失了,却仍然有一些不变的见证还坚持地存在着。 —— 《槭树下的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