属于她的夏天并不是这样的,躺在家屋后青青的山坡上,有微醉

属于她的夏天并不是这样的,躺在家屋后青青的山坡上,有微醉的南风,开得太乱了的扶桑,和一整个下午的金色阳光。还有,还有那人从山坡下静静地向她走来,映影在他微仰着的年轻的脸上,便是蓝天里的云彩。 —— 《槭树下的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