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,在我置身的这条路上,和风丽日,满眼苍翠,而我相信

此时,在我置身的这条路上,和风丽日,满眼苍翠,而我相信,我当初若是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,也必然会有同样的阳光,同样的鸟语花香。只是,就因为在哪一个分歧点上,我只能选择一条被安排好的路,所以,越走越远以后,每次回顾,就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怅惘。在我心里,那条我没能走上的小径就每次都在那里,在模糊的颜色里,向我展露着一种模糊的忧伤。 —— 《槭树下的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