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的时候,因为羞怯,因为很多奇怪的顾虑,有些话始终没能

年轻的时候,因为羞怯,因为很多奇怪的顾虑,有些话始终没能说出来,有些要求也始终没敢提出来,白白地错过了那么多个美妙的夜晚。 而在这么多年以后,如果也让这个夜晚就此结束的话,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借口可以原谅自己的了。 —— 《槭树下的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