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我们从来也没有过什么可以与其他分割独立而自成一刻的“

原来我们从来也没有过什么可以与其他分割独立而自成一刻的“刹那”,我们从来也不能将生命分割成小小的段落,所有的遭逢与所有的记忆都一如山路旁的美景,我们彼此互相期许过,或者互相勉励过的话语只能在生命中慢慢迎来再慢慢滑过。 —— 《透明的哀伤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