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,如果不是曾经遇见过那样美丽的一棵花树,我也许会对眼

我想,如果不是曾经遇见过那样美丽的一棵花树,我也许会对眼前的这些觉得很满意了。在生活里,做个妥协并且乐意接受劝告的人,也没有什么不好。  但是,有些深印在生命里的记忆,却是不容我随意增减,也不容我退让迁就的,哪怕只是一棵小小的花树。 —— 《透明的哀伤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