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早的炫耀,太急切的追求,虽然可以在眼前给我们一种陶醉的

太早的炫耀,太急切的追求,虽然可以在眼前给我们一种陶醉的幻境,但是,没有根柢的陶醉毕竟也只能是短暂的幻境而已。 —— 《透明的哀伤》